欢迎访问狂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kuangjiu.cn

丽姬传解说之张良博浪沙刺杀嬴政

时间:2019-03-24 20:47:19编辑:历史狂流

话说秦始皇当征服六国时,每灭一国,必囚杀君主,毁除宗庙社稷。又搜括妃嫔子女,宝器珍玩,一齐运入秦宫受用。

当时六国人民见此情状,思念旧君,往往泣下。尽有忠臣志士,愤心切齿,痛恨始皇,欲报国仇,未得机会。中有韩国人姓张名良,字子房,其祖开地,父平,相继为韩国宰相,历事五君。

张良生长宰相之家,资财甚富,单是家童一项,已有三百人。

但他虽生长富贵,却极有志气,足智多谋,与寻常纨袴子弟大不相同。只因年纪尚少,故不曾出仕。到得韩国既灭,张良心想:“我虽不曾食禄拜官,然祖、父世受国恩,为子孙者当图报效。眼前手无寸柄,无法挽回。就是将来要将祖国恢复,亦非易事。惟有设法刺死秦王,以报灭国之仇。纵使性命不保,死后也有面目见先人于地下。与其长作亡国遗民,偷生一世,埋没无闻,何如轰轰烈烈,拼却一死,尚得留名后世!但是秦王出入,护卫甚严,等闲近他不得。且恐行刺不成,空送生命,必须觅得专诸、聂政一流人物,作个帮手,方可行事。”张良主意既定,便暗地将家财尽数散去,交结宾客。

张良有一弟,因见国亡,气愤而死。张良痛哭一场,将弟棺殓,停柩野外,也无暇替他埋葬。专心寻求侠士,一时竟不可得。张良心想:“天下甚大,何不出外云游,向风尘中结识豪杰,以成吾志。似此长坐家中,终非了局。”于是,借游学为名,独身出门。一连奔走三年,到处留心察访,却未访得合意之人。正是:大千虽踏遍,一士最难求!

一日,行到淮阳,闻说仓海君豪侠好义,门下素多奇士,张良遂往见之。彼此倾谈,意气相得。因托仓海君代寻侠客。

仓海君也是有心之人,知得张良意思,便荐一位力士。张良见其人勇力绝伦,相貌雄伟,心中大悦。遂深相结纳,礼待殷勤。

到得相交既久,张良便将心腹之事告知。自古道:士为知己者死,力士欣然应允。张良因密铸铁椎一柄,重一百二十斤,交付力士。自己身边也藏兵器,预备相机行事。

恰遇秦始皇二十九年,命驾东游。张良探得确实消息,便与力士议道:“寻常天子出门,先有官吏清道,禁止行人,并不许在旁观看。若照此办法,不能近他身边,如何行刺?此次想是他恶贯满盈,命该横死,所以开筑驰道,出外游行。那驰道平日不许人民行走,当然无须清道。况那驰道中间高,两旁低,加以树木罗列,容易埋伏。虽有前驱官吏,也就不甚在高。

我辈可预先埋伏其旁,临时突出,两人并力将他刺死”。计议已定,循着驰道行去。

一路拣择埋伏地方。到得博浪沙,见其地丘壑隐伏,树木丛杂,最便隐身,遂与力士在此守候。约计始皇将到,张良整顿衣服,东面向韩国跪下,拜了两拜。望空默祝道:“君父有灵,鬼神辅助,使我得报灭国之仇。虽死无恨”!张良此时一腔义气,直贯云霄。祝毕,立起,收拾兵器,与力士前往驰道旁边埋伏。

等了许久,始远远望见一簇人马从驰道前面呼拥而来。张良知是始皇到了,蔽在树下,定睛观看。只见前导仪仗,打起日月龙凤旌旗,金瓜钺斧,云幡宝盖,一队队由面前经过。两旁护驾武士,顶盔贯甲,刀枪剑戟,排列如林。中间千乘万骑簇拥着始皇,风驰而至。张良遇见灭国仇人,怒从心生,勇气百倍。此时性命已付等闲,全然不顾危险,看看始皇銮驾将近,急与力士奋身一跃,从人群中直奔向前,势如流星闪电。觑定乘舆,手起椎落。此时只听得响亮一声,正如青天打个霹雳。

一班护驾武士只顾前行,出其不意,惊得手足无措,自相扰乱。

张良仔细一看,被击中者却不像天子乘舆,乃是从官乘坐之副车。方知忙中错误,枉费气力,心中自悔鲁莽。又想:“事既不成,当留此身,以图将来。岂可束手就缚!”便趁着众人慌乱之时,与力士分头逃走。其时始皇相跪不远,随从人员闻变,一齐拥至始皇车前保护,未及擒拿刺客。始皇见此情形,心中又惊又怒,立饬当地官吏严密捕拿。并通令天下,大行搜索十日。只累得人民家家户户鸡犬不宁,张良竟得逃脱。

12共 2 条